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皮克提忽视了自然资本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16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皮克提忽视了自然资本

尽管近来的经济危机来势之猛令各路专家震惊,但经济学家们仍对媒体、政策制定者和商业领袖拥有一定影响力。法国经济学家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新作《21世纪的资本》不仅在经济学圈掀起阵阵波澜,更是受各方追捧,一举荣登“最畅销书籍”宝座。他的观点是,资本主义的常态就是资本回报率超过经济增长,因此高度不平等现象将会长期持续。  对此,西方社会每一个秉持自尊的知识分子都感到有必要作出回应,而在意识形态上各方意见有所分歧,这也可想而知。此后,各路专家开始质疑皮克提在书中所用数据的精确性,这又使他再度登上版面头条。大家都聚焦于皮克提究竟是对是错,却很少有人思考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皮克提是否忽视了某一个关键点?

《21世纪的资本》一书折射出20世纪的一个概念,即在西方社会所发生的塑造了世界和未来。毋庸置疑的是,这本书的成功归功于其选题,不平等问题正迎合了西方知识分子的口味。从各方对此问题的激烈讨论中便可见一斑,就算有人将其误认为是近期才浮现的现象也情有可原。  但对于世界其他地区而言,不平等问题已是老生常谈,殖民主义所滋生的严重不平等令这些国家备受其苦,而同时也“养肥”了西方。更有甚者,许多国家直至今时今日才从掠夺、社会文化体制被破坏、资源被榨取等苦难中逐渐复苏。讽刺的是,这些国家如今被贴上了“新兴市场”的标签。皮克提的分析基于西方的历史经验,因此西方财富创造的大背景很不幸地被忽略了。值得一提的是,当今许多人还试图延续或效仿这一背景。  正因如此,如果有人要问印度新任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是否同意皮克提的分析,他可能会说这同他本人和印度无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印尼总统热门人选佐科(Joko Widodo)对此可能也会做出相同表态。而这样算来,这三位领导人代表了世界上30亿人口。  皮克提同任何一位经济学家一样,希望以经济资本解释世界,而忽略了万众资本之源,即自然资本,这实则是拒绝对世界状态进行科学求证。  在这由自然规律主宰的世界中,资本的阶级有如下述:第一级是自然资本,它包括了水、空气、地理、土壤等。自然资本支持了生态系统服务。上述所有都是人类生活和生产的基础;第二级是人力资本,这包括人类福利、健康、主意、动力和创造性,这些对生产性工作至关重要;第三级则是社会资本,其在某种程度上弱化了个人在同辈中的地位,而更侧重于让人能意识到自身潜力的制度,包括教育、法律和秩序、医保、家庭、社会和宗教组织。  就重要性而言,经济资本位列最后。生活中没有股票期权与没有水、健康、法律和秩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事实上,经济资本没有内在价值,谓其重要只因其是交易或拥有其他形式资本的手段。如果现金、债券、股票和其他金融工具成了世界的全部,则这无疑成了“零和游戏”,这个社会的总财富将实则为零。  因此,与其聚焦西方社会,21世纪的真正挑战在于发展中国家的不平等问题、可持续地管理自然资本。数十亿印度和中国人口正身处贫困之中,而西方社会则独享繁荣,发展中国家政府必然不能坐视不理。常被忽略的却往往是最为尖锐的不平等问题,而其却处于经济阶梯最底层或压根不在阶梯之内。全球数亿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资源保障,如住房、安全卫生的食物、清洁的水源及基本卫生条件。这是因为这些人群甚至未被视为经济体系的一分子,他们不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发言权,无法在Facebook或Twitter上将怨气一吐为快。增加经济资本已不是帮助他们的优先选项,重要的是从保护及合理分配自然资本做起。  由于自然资本价格受到低估、环境成本(如土壤恶化、碳排放)被外化,政府在短期内得以推动大规模消费。但长此以往将不可避免地酿成恶果,如自然资源枯竭、自我维持困难、社会动乱等。数十亿人口无法获得基本资源,而这恰恰应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举一个例子说明:孟买现在是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市场之一,同时也是森林乱砍滥伐现象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其森林覆盖率从1990年到2010年间骤减20%。而那里的居民面对本国生态系统的命运却毫无发言权,当权者借吸引国外投资和创造经济资本之名,使人们赖以生存的森林逐日递减。  政策制定者若继续仅仅透过经济资本或基尼系数等技术性指标来评判世界,这将会对人类、社会、自然资本造成伤害,而这种伤害往往化于无形,这就使人们难以朝着正确方向迈进。即使是一个公平得多的资本主义形式也无法避免灾难,因其注重的是推动消费或短期增长,而并不关注自然资本管理,这将酿成大祸。不断上升的碳排放量和随之而来的气候变化是一大佐证。  皮克提的核心建议是全球财富税,即从富人那里征税以补贴穷人。但现在需要明确的是,仅是经济资本再分配是不够的,这如同在一个没有食物的晚餐桌上平均分配银质餐具一样,显得苍白无力。更具远见的解决方案是,由国家抬高获取自然资源的税收,这样一来经济增长就不再是以污染水资源、破坏耕地或生产廉价不健康食品为代价了,而这种增长实际上毫无经济意义可言。要从根本上解决全球不平等问题,第一步就是要瞄准着眼点。(作者系全球未来研究所首席执行官。周艾琳翻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