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魏凤春股市总量希望不大但结构机会比较丰富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1:06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魏凤春:股市总量希望不大 但结构机会比较丰富

本期嘉宾: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咱们随便聊聊市场的一些话题,比较简单明了,您觉得现在市场有希望吗?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我们的判断是,从总量来看希望不大,但是结构机会比较丰富。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就是您认为大部分的这个股票,其实没有什么太多的,这个演绎的这种机会,或者说是不用去过多的关注它?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我觉得现在市场,我们前一段出了个报告叫人在中年,那中年的,最理想的这个生活的选择就是舍得,舍得就再也得不到了,得到可能就代表未来的,有些代表过去的行业和一个产能,它可能永远过去,如果说这种思维的话,你发现舍得越多,可能得的精力会越多,然后用精力去寻求更多的新的东西,所以我认为现在虽然整体来讲不乐观,但是如果您把这个思维搞清楚了,去寻找那些未来的亮点,我觉得得到的东西,从结构视角来考虑,应该比从总量视角来考虑(机会更多),至少从我们过去经验来考虑,收益还是相当丰厚的。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应该舍些什么,得些什么?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得的是这样的,得的肯定是代表未来的。舍的现在其实大家有分歧,我认为是这样的,任何一个国家,它的发展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我一般喜欢用共通的观点来看,一个社会(发展)到了一定地步以后,它原来的产业就不适应了。中国过去十年的重化工时代所带来的产能过剩的行业,可能三年之内,我觉得就减轻了,以钢铁,煤炭为例的;新一届政府上来以后,中国这种公款消费,这种政府的自律行为已经非常明显了,而且逐步加强,不减弱,像这样的话,和一些公款消费有关系的,这些我们可能就要把它舍掉;还有一部分比如说以2010年起来的很多创业板,后来又陨落的事实告诉我们,很多小公司傍大款,当这个大款,不适合时代需要了,那这些小公司也要舍弃。我是只举了一些例子,当然一些具体分析,我们一些统计数据表明这些失去的东西,可能从制度、技术、要素、需求方面,都可能和现在甚至于未来的转型,它不相契合,甚至是冲突的,要舍去。那得的东西还是从几点,第一,现在的需求在哪里;第二技术是不是有突破,从要素来讲,价格是不是便宜,再一个从政策来讲,政策是不是鼓励,这个东西我们认为是得的东西。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您能具体一点吗?比如说您前面提到的傍大款的这么一些行业,这个可以举一些例子吗?第二个就是关于您说的这些,得的这些,可能今后有发展的,您可以具体和我们谈吗?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可以的,举一个简单例子,像2010年,大家知道很多这个上市公司起来了,其中一个板块是和高铁有关系的,我记得当时成立了36个公司,涨的还都不错,2011年随着这个动车事故出现以后,从高层到市场都在反思中国高铁发展的一些问题,后来发现高铁的发展是必要的,但是它出现行业发展过快等等一些问题,那么随着高铁这种需求的衰落,那么和它有关系的很多的公司都开始逐步的失去了需求。一些创业板的公司,很多都是傍大款的,但大款和大款也是不同的,比如说你傍高铁的大款,傍中移动是大款,你傍苹果是大款,傍三星是大款,你如果傍的是人民群众,这种需求,那这种大款才是最最值得相信的。我们前两天听了一个概念,叫国货当自强,我们发现,现在市场讲的很多的公司,它的背后的,如果非要给他贴一个LOG0,它就是国货。你想想十年之前,中国很多公司称为牛股,在机械、在化工等等,都是中国资本型的进口替代,也是国货,而现在可能出现了一部分这种消费品国货,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服装、化工、还有一些所谓的电子产品等等这些东西,这些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在我看来就是国货,而国货在我们看来,它是有和国际竞争的一些公司,它的产品的质量和国外差不多,管理和服务差不多,但是价格便宜,这种情况下,这种新的需求,我认为是傍的是民众消费的这种大款,所以这个东西,在我们看来应该长期持有的,其他的,反而傍的一些并不健康的大款,我觉得它可能会很灿烂,但是可能陨落的也比较快。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我们看到您最近也出了一篇最新的报告,当中提到的那个市场现在最关注的就是三个热点,您能介绍一下,现在市场最关心一些什么?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从我们的理解来看,第一从宏观市场上来看,中国不降息,因为现在很多国家都在降息,日本量化宽松以后,日本的股市涨的非常猛,所以大家希望股市通过降息来刺激,第二就是创业板,创业板已经很高了,大家说创业板是不是该跌了,第三个从债市来讲,前一段时间债市的整顿,大家说这是不是已经,就是风暴过去了,它还可以抄底了,这是我们和一些客户交流的结果。降不降息,创业板是不是该跌了,现在是不是该抄底了,这三个热点问题。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你刚才说到的,现在市场当中非常关心创业板的问题,就是创业板频频创造新高,有人认为它的估值已经比较高了,有些人认为我们这个创业板根就本不能用传统的PE PEG,这种估值方法来进行,认为还能看好,您认为创业板还能涨吗?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创业板的看法现在分歧非常大,我知道,很多人都谈创业板一定会跌下来的,因为2010年出现过这种情况。但有人说创业板和这个主板,那么它该得的它的利益不一样,我们的利益指中国经济利益,就代表未来,未来和过去肯定是不一样的。我前段时间碰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朋友,和他聊起来,他说你已经四十五六岁了,而你儿子已经18岁了,如果有个人要看你们家,那肯定看好你儿子,你已经过去了,你很有价值,但是你没有提升的价值,你儿子虽然他现在刚上大学,未必能撑起这个家业来,但是如果让我选择,我肯定投你儿子,他虽然贵一点,但是如果我有5个朋友,我分别投这5个年轻人,那投的时候,一定比这个要高,这是什么观点?意味着创业板你不要整体着来看,就是这五个年轻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撑起他们家业来的,成为干的比他爸爸更好,但是如果你自己分析这五个人,谁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的,比他父辈更多价值的一个年轻人,那么你可能要有结构的分析。我们在最近的报告中提了一些,统计了一些数据,这个很有意思,创业板整体来看,它的利润没有增长,但是为什么它的估值,它的创业板指数创造新高呢?就是因为市值10%的公司,它业绩非常好,它拉动了整个的创业板的指数。在这里我们又提到了新的观点,叫外围中心论,创业板原来是外围的,因为中间是一些传统产业,在冬天嘛,大公司过的下去,有的过不下去,而现在随着这个自我的演化和一些技术要素各种条件的转化,创业板或者这个小公司开始分化,有一部分也确实不行了,但是有10%左右的上市公司已经开始起来了。这样的话,就是五个人中,可能有一个两个是不错的,但是其他的还是不行,所以说你不要整体的认为年轻人就没有希望的,不是这样的,就大家说,90年代、80年代是垮掉的一代,这个观点,我不太认同,我知道这些人肯定没有60 70年代能吃苦,但是你说所有人都不行,那肯定不对,那是一个保守的一种思路。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那您觉得这个创业板,这个股票,它总有一个要卖的时候,要兑现利润的时候,您觉得像这种创业板,或者涨的比较好的这些股票,预计拿到什么时候可以考虑出去?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这个事情,我觉得在现在这种创业板中,好公司是非常稀缺的情况下,它何时跌,这个问题客观来讲不是特别好判断。你就是说我们讲说清华的女生,为什么享受了比大部分高校女生更高的待遇?就因为她稀缺,而且这个在清华理工科院校里,她显得特别特别有价值,你说她何时就高估了呢?我认为这个东西不好判断,但是我们会看到有一个突发因素,就是说如果今天真不行了,所有的人都从二楼降到一楼,那么可能要跌;或有点突发因素,比如有些公司,就董事会和那个管理层之间有矛盾等等。那整体来看,我现在无法具体的判断何时会跌,但是就是说我会坚持一个理念,它涨高了,肯定不是别的理由,因为它年轻人,我们无法顾念它未来会怎么样,我经常会讲,我说你现在的收入,你爸爸觉得你很高吗?你爸爸肯定觉得你涨十倍都不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创业板的公司,我们可能不能用传统的眼光来看。但是这里我提醒大家一点,就是如果说非找出一个创业板的公司,可能分化的理由和因素,我建议大家关注今年可能在10月份左右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因为这个是根据中央的一些这个决策的惯例,它会定出未来3到5年的这种改革的路线图。那个东西就非常具体了,如果你发现这些公司它的行业或者政策,和中央的改革的方向不相符的,我个人认为风险就很大;如果相符的,那可能它就不是跌的问题,它可能是从现在创业板,成长为未来的主板,这个年轻人可能就是未来中国的脊梁,这个产业,这个公司,从中国未来向前十年一样,可以傲视全球的公司。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那么第三个大家关注的问题,就是关于债市清偿风暴,您认为这个过去了,或者说已经基本上被市场消化了吗?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从我们的观点来看,因为我们分析的这个东西,其实比较早,结论就是现在我认为还没有过去,其实我们从去年1月份就提到,今年资本市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在政策,而在于影子银行,影子银行当时我判断是在春夏,春秋之交,就是两会以后,应该是有一些事情的出现,结论就很简单,中国的影子银行,它的出现,它对整个中国的金融系统的冲击是很大的,而这次的金融危机,中国在全球能够傲视的只有金融,所以说金融一定不能出问题,在这种背景下,当时我们判断,就是说应该对这种影子银行,或者金融的一个风险进行防控,那现在来看,从一线,从一个尝试来看,这个事情没有标志性的人物和事件出现,那可能离这个结束还有一点距离,那这时候我们就建议,债市相对股市来讲,会显得好一点,因为流动性比较充裕,但是因为这个事情的不确定,所以说低等级债券,我们就建议大家,虽然它可能会很妖艳,但是它风险很大,如果你非要搞的话,一定搞高等级的,甚至国债都比较它强,因为现在这是一个中国过去过渡刺激的一个变革,变的结果,你想中国的经济就是两张皮,一个是产能过剩,一个是债务过重嘛,它就是一件事,当产能过剩时,那你必然是债务过剩,债务过重,债务过重的结论,一定是很多公司现在都出现问题,现在出现问题以后,好多还债就成问题了,那这样的债务违约是必然的,就是现在我们不能判断它的规模,它的进程,当然这个事情是必然的,所以我们的建议,这个公司,理论要产能过剩的,债务过重的,可能也是在于我所讲的,就是要舍得一些,它代表不了未来了,那就把舍得它舍掉,这是我们更多的把精力用在寻找未来了。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我们看到现在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过去的整个股市的运行特点,包括内在机制都已经截然不同了,而那个,您是作为那个策略研究的这个专家,您认为现在我们在判断股市的方法论上,是不是也面临着转型,我们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新的这种判断股市的理论这个方法,去应对这个变化的市场,您能介绍一下您的经验是什么吗?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从我干这么多年的宏观策略研究来看,你讲这个事实应该是很严峻的,也就是说当一个市场发生变化以后,我们可能往往首先经过一番这种失败,甚至痛苦以后,才发现是自己的思路出现问题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首先要解放思想,我原来做卖方分析师,曾经写过报告,2010年的报告叫低头拉车,不如抬头看路,就是看看这个市场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现在看看,这个几年来,这个资本市场的哪些变化,第一,节奏越来越快,原来的一些事情,大家说我知道以后,我不告诉你,过上三五个月你才知道,现在不会了,一般来讲,以这个宏观数据出来为例,大家通过预测,讲数据出来验证,你会发现不会超过三天,大家已经理解的很透彻了,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这个判断就得非常广阔,第二点就是交易工具特别多,原来不可以做空,现在可以做空了,那这样的话,做多也可以赚钱,做空也可以赚钱,那你这个研究思路就跟着立体化了;第三点是国际冲击越来越大了,你像去年12月,那波行情,如果你不关注香港国际资金的动向,你可能,很难形势变化中来判断股市为什么反弹;第四政策的影响越来越透明了,原来好多人说我通过打进内幕消息来获得政策,现在看来这些东西,第一它违规,第二这个东西本身它没有什么价值,因为现在大家对政策的理解,你会发现随着政策的透明度越来越高,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你去做那些违法的行为才可以获得了,所以这样的话,整个的市场的这种变化,使得像我们这种以这个宏观策略为生的人来讲重新思考,从我们的实践上来看,有几点我觉得要加强,第一,大家原来对策略的研究,分成两派,一类说自己是学术派、正统派,做价值分析的,对波动不太关注,另一类呢,就是基于短期的交易,每天都进行评论的东西,这两块可能都要进行一些调整,当然我们就是每一个人的工作方式不太一样,我们也不是说你天天不讲话就是水平,天天做评论就没什么,不是这个意思。对于我们说,任何的分析,无论是短评还是长期的这种评论,你这个有一个非常深入的研究,就是你要有支持,我们也经常说,比如今天我们采访,我可以不做任何准备,可以谈很长时间,但是我觉得谈了我就心虚了,我就一般来讲,我们这种交流,就时间都不是太长,为什么?我没有学会那么多东西,这就以我们为例,我们很多客户都是特别大的客户,我要说服他,我没有证据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这样的话,我想可能大家要讲的第一点是任何的宏观策略都有扎实的数据支撑,不是说我认为怎么样,不是这样的,市场不是你认为怎么就怎么样的,这一点我觉得要从我们来讲,做策略一个人就很难做了,以我们,不是因人而异,我们宏观策略部,有6个博士跟着我做,当然我们不一定非要这博士学历,这表明说我们公司对这方面比较重视,说你做一个宏观策略,如果不想信口开河,就得扎实的分析、研究,这是一点,第二点,可能从思维上来讲,有些变化,你比如说以去年为例,去年我们在4月份左右就建议公司把白酒卖掉,后来看我们的季报,确实我们我马上认识到白酒出问题了,这之所以出来,我们之所以看中白酒,不是说后来我们说预测这个政府反腐,那这是一个导火索,是在于第一,从宏观市场上来看,我们判断消费下降;第二,从股市上来看,整个的白酒涨很高了,它已经具备了这个下降的一些必要条件,但是还没有出现,我们又等,后来我们判断十八大的的内容,有可能从政府自身的改革出发,如果政府自身的改革呢,就是节制欲望,节制欲望最简单的就是控制公款消费,而控制公款消费,不论是官员,高级官员还是低级官员,最最反对的就是喝酒,因为喝酒对谁都不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判断白酒一定成为一个从政策方面要打压的对象,所以这样的话,你就会看到,我们从宏观的,然后也舆情的,与政策的东西,就综合起来研究,这意味着我们的思维方式产生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我们做对了,我们因人而异,我们认识到新的政府,它的行为,和以前有所不同,这样的话你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政府对公款消费的决心,那么你可能仍然觉得我这些白酒还是很便宜,所以不是这样的。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您刚才说了非常有启发的这个点,接下来可能还是跟您沟通一些细节,就是说一个问题是我们现在这个研究的转型中,我看要关于非常多的知识,包括这个人要具备非常多的这种多元能力,现在可以说挣钱是越来越难了,不像十几年前的这个市场,只要来个牛市,人人都能挣钱,那您觉得面对今后的这样一个市场,一个投资人,不管是普通投资人还是专业投资人,必须具备哪些能力,他才有可能在市场当中生存和比较好的赚钱。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其实我没有资格讲这个问题,因为很多投资人确实已经获利丰厚了,但是有些人还想冲进来,但是我可以至少有一个事实,过去你说今天坐地铁,明天坐奔驰的现象,可能或者说想法,这些年对年轻人来讲已经不现实了,但是过去十年我看到了,今天确实是坐地铁上班的,过一段时间就开奔驰出来了,但是这种想法可能已经过去了,因为中国这一大的背景决定的,中国的资本市场和宏观经济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针对经济出现的这些波动和转型,那么你这个资本市场需要时间,第一点,第二点,我觉得投资是,是一个知行合一的情况,就是研究和投资,肯定要结合起来,投资其实很简单,假如你想明白了,就很简单,但是想要这种研究,就非常非常难,就是知行合一的过程中,知行是通过知来知道行,通过行来反映知,这一点,很重要的,第三点,觉得从我的,不叫经验吧,我认识一些人的经验来看,他们特别能够舍得,因为过去的好多经验,在资本市场中,现在看来,不一定合适,你比如说,我了解现在不管是职业经理还是一般投资者,好多人,好多做的不如意的人,当年做的都很如意,他其实过去买了很多他熟悉的股票,赚钱了,所以现在他现在有感情了,这是一个很大忌,投资值钱,不要和钱产生感情。你只要产生感情以后就出现问题,昨天还看了一个笑话,说有一个人因为买那个铜,做铜做空,结果夏天就不用空调,你看好农副产品,朋友来吃饭,朋友来吃饭,就劝别人多吃饭,这肯定是不对的,当然这是人性的弱点,有感情,没有感情的人其实活着没有意思的,但是在投资方面可以没有感情,这是一点;第四点就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投资者,可能合作很重要,就每一个人,你不可能什么得懂,最好就是能够把这种各种有用的价值、新的价值合在一块,最后作为一个知,然后再行,以我们这为例,我们宏观策略把全球有用的,不能叫有用的,就是有价值的各种观点综合,然后提交给我们的职业经理参考,我一个人不可能战胜所有的人,那么说我们会有我们的专长,我们知道哪些人有水平,我把高手请过来,把有用的信息收集过来,是这样,而不在于说我们要取代别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说学会尊重别人,然后呢,合作、分工最后是分享的过程,这点很重要,如果说最后一条,如果我的,非要谈体会,无论是做投资还是做策略,其实本身是一样的,都是为投资在分工过程中,扮一个很合适的角色,像这个投资人,其实类似于古代的那种术士,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政治、经济什么都懂,因为决定资本市场的,绝对不是从大学学的一点点宏观知识和这种微观的知识,很多事情都会影响市场,比如说刮风了,下雨了,这个地震了,反腐败了等等的,各种的因素都会影响市场,所以说我们要想把投资做好,从我的一个这个程度的经验来看,其实你的大脑24小时不能休闲,你着急睡觉的时候,美国的股市就会有事情,这个是一个很累的活,就最后一点,投资是一个很累的一个活,因为相对来讲,投资回报人是比较丰厚的,我经常和一些人进行一些辩论,人家说我买了便宜的蓝筹股可以睡觉了,我觉得我不赞成他的逻辑,大家都知道它便宜,买了就赚钱,凭什么?这根本就不符合人生的基本的逻辑,不排除便宜的,有的人没发现,但所有人都知道它便宜了,我认为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个活是一个很辛苦的,你不能说我天天晚上,不停的加班来看东西、看报告、做分析,你一天游山玩水的要收益低,可能短期来看,有可能一个两个月,但是如果放在一个长期的时间内,一定不是这样的,像巴菲特,这么大年纪了,他肯定闲不着,这就是他职业常青的一个重要理由,投资是一个很辛苦的活,它的风险和回报和你的努力程度我认为是成正本的,这是一个天道酬勤的一个天理。    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其实提到一点,您觉得可能牛市出现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那么您认为像中国股民,最近几年会不会出现系统性的牛市?  博时基金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这个系统性的牛市,值得所有的股民都讲,如果这个结论是我们进入牛市的一个结论的话,那肯定不行的,因为中国现在是在转型,我前一段也谈了很多这个,舍弃的对象很多,现在可能要舍得,要得的要多,当这些老的舍去了,成为肥料了,这个树,这个花才会开的很鲜艳,现在好多还没有,他还不愿意舍去,自己不认为,自己的行业不认为应该为新的行业做铺垫,那这个时候,你还没有,落花还没有变为泥,这个过程就需要一个等待。

ib课程辅导

英国alevel课程

ap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