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贷备案验收新规近期将下发千家平台将被淘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1:01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逾期、清盘、创始人自首,这些耸人听闻的字眼背后,一些交易量过百亿、近千亿的网贷oney 网贷CEO胡新看来,近期的暴雷潮现象,主要是因为近期金融监管趋严、网贷备案延期、股市大跌以及在目前整个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大环境下,平台的运营成本和合规成本不断增加,借款人逾期率上升,从而导致不合规、经营不善的平台“撑不住了”。

“平台暴雷、逾期,归根结底是风控出了问题。不论是用大数据、抵质押物,还是人工智能技术做风控,最终目的都是要保证风险可控。这期间,宏观经济形势、国际环境都可能发生变化,平台也都应该充分预估到。”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说。

逾期平台股东“甩锅”,“刚性兑付”变“刚性爆破”

一边是投资人面临本金“黑洞”没有目标的等待,和正常运营平台战战兢兢地呼唤投资者,另一边则是逾期平台陷入了“兜底”的焦虑以及股东“甩锅”的游戏之中。

在北京平台某平台逾期事件中,平台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平台不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兜底。一时间,这家平台和“打破刚兑”关联起来,成为舆论焦点。

一些投资人和从业者心里,或多或少揣着“刚性兑付”的预期假设,但“刚兑”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不过,现在被每天发生一两起的跑路、停摆这类“刚性爆破”事件来打破,是整个市场的痛苦。

某网贷平台CEO张宇(化名)向记者表示,“最近发生停业、跑路风险的平台很多,在很大程度上暴露出无论从业者还是投资人,对于监管定义中的‘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还缺乏深入的理解。”

“网贷从业者害怕暴露风险,做成了信用中介,拆东墙补西墙,用资本金,甚至最后用发假标的方式融资兑付,千方百计维护一个‘刚性兑付’的金身。”张宇说。

张宇表示,投资人对信息中介的理解也不充分。网贷服务的客户是在银行等机构中拿不到低息贷款的借款人,违约和坏账水平不会比银行低,出现部分风险非常正常。只要风险能够隔离,就不至于造成灾难性损失。“投资人缺乏对底层资产的关注,仅仅关注平台本身,也是对信息中介的理解缺失,很多的类活期项目,底层资产完全不明,风险的概率就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网贷平台产生逾期时,少见平台背后股东们公开“ 出手”,反倒是股东间相互“甩锅”。

近期,深圳壹佰金融出现提现困难,疑似资金链断裂。其中,持有40%股权的股东银河天成集团目前互联网金融业务负责人、银河生物董事刁劲松近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壹佰金融实际控制人及原有团队未履行相关义务,且集团发现前股东涉嫌违规经营及利益输送,集团已于2018年3月份停止收购并向注册地广西南宁警方报案。

同时,记者收到一份称壹佰金融前股东诺德股份退出时存在利益输送的报料。在新京报记者向原壹佰金融某位高管求证时,她告知记者,诺德股份离开壹佰金融时,大概留有4000万元左右,以确保机构有保证金代偿。记者再向刁劲松求证时,他表示,银河天成集团并不知道这笔资金的存在。

张鹏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从股东层面来说,这个行业不具备投资价值。“以前,平台有逾期的话,股东可能会兜一下底。因为在股东眼里这个平台还有价值,但现阶段,先不说股东兜不兜得起,哪怕兜得起,股东可能都选择不去兜。因为不知道网贷‘牌照’还有没有价值,甚至不知道这还是不是个‘牌照’。”

平台“加息”自救,抱团取暖能否奏效?

“部分网贷平台接连出现逾期,对整个行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对于头部平台来说,这种影响小于中小平台。”胡新称。

他用一组数据向新京报记者说明,截至6 月底,问题平台涉及贷款余额占全行业的比例约为3.2%,投资人占比为3.9%,“从这个数据来看对行业的影响是有限的”。

在胡新看来,优胜劣汰是行业发展的正常现象,未来可能还将有一些平台退出市场,去伪存真之后,网贷行业将属于真正优秀、合规的平台。

实际上,无论大小,市场上尚在运营的一些网贷平台已经坐不住了。像王凌这样的优质投资者,自然是网贷平台需要稳住的一批人。

“有几个平台都在加息”,王凌说,前段时间,有一家曾经投过的平台还找过自己,承诺加息,让她回去。她向记者展示了一家平台的标的页面,很多都加息1%。

许建文认识到,当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稳定投资人的预期和信心。“否则。正常运营的平台也会被受到波及和影响。跟股市一样具有羊群效应,股灾之后大家必须冷静对待”。

刘兵坦言,用户的信心首先建立在市场大环境上,市场有信心才能激发用户的信心,市场的信心又是多元化的,比如监管、比如宏观经济走势等。

于是,在社交媒体上,接连有网贷平台高管发声,也有“媒体人联合发声”、“头部平台联合发声”等呼吁投资者理性看待、倡导平台“抱团取暖”。

“我不知道有没有实际效果,但具有意义,这个是没错。说‘不慌’,就是大家很难得的齐心协力的一起做一件事情,但背后却是整个行业的流动性危机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张鹏说到。

7 月9 日,北京网贷平台火球网发布暂停网贷业务公告时称,自本轮网贷行业受到冲击以来,火球网近三周一直在遭遇大规模净流出,存量在短时间内下降超过25%,流动性接近枯竭。

“这可能只是个开始。”让张鹏担忧的是,目前还不知道网贷暴雷潮什么时候会停下。在观察者看来,“ 抱团取暖”的背后,实际上也反映着正常运营网贷平台的一丝焦虑。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表示,“真正的风控实力或其他方面能力较强的头部企业不可能谈这个,它们靠自己可以活下来,为何还要跟其他机构抱团取暖呢?”

正如周治翰所说,“网贷平台联合发出倡议,希望能够激发平台的合规意识,在非常时期,能一定程度上让投资者恢复市场信心。”不过,任何情况下,“做”都比“说”要更重要。

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近期下发,千家平台将被淘汰?

在网贷行业面临重大风险的时刻,网贷运营者和投资人还将希望寄托在监管身上,期待监管正本清源,各方能够有所参考。事实上,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监管方的节奏也在加快。

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下一阶段的工作方案。方案提出下一阶段的总体目标是,争取用一到两年的时间,通过清理整顿,基本完成存量风险的化解,消除较大的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应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监管的体制、体系。

新京报记者从监管方证实,根据该方案明确的内容,P2P 网络借贷和网络小贷领域清理整顿完成时间节点延长至2019 年6月,其他各领域重点机构应于2018 年6 月底前,将存量的违规业务化解至零。

据第一财经报道,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会议上表示,“金融业务活动必须持牌经营。

这是去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上非常明确的一条。在资本金、股东的资质、从业人员的资质、高管资质、公司治理方面,都应该有明确的要求。”

新京报记者还了解到,P2P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全国统一版本)将于近期正式下发。这次是由国家体系制定、并将在全国执行的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杜绝因地方监管套利而出现验收问题及风险隐患。

对于即将出台的验收新规,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告诉新京报记者,有两点希望能够被体现:一是要提高网贷行业准入门槛,网贷中介虽然只是信息中介,但具备强金融属性,不可能谁都可以做;二是在严监管、风险可控的约束下,应适度鼓励创新。

“平台清盘退出机制上,希望会出台一些更加细化的标准”,国家互金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合规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规避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提高控制风险的水平。

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 年6 月底,中国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842 家,相比5月底减少了30 家。目前,网贷市场总体规模已达到7 万亿元左右。从数据来看,暴雷短期内没有对增长产生历史倒退性的影响。

对此,邓建鹏认为,任何一家P2P 网贷平台,理论上都可以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中国最高峰时曾有7000 家网贷平台,现在,正常运营的网贷还是1800 多家,这也是中国创业企业家喜欢“一窝蜂”所导致的后果。英国大概有15 家左右,美国最大的只有2家,同时有一些比较小的平台。

邓建鹏说,所以,我们从国际环境来比较看,中国现在P2P 网贷企业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其实,中国未来能活下来的网贷平台可能不会超过100家,即可能会有1000 多家要死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好的应对之策。“那些坚持合规合法,有风控和技术实力、良好商业模式和背景的网贷企业能活下来,其他的市场会自然淘汰。”他说。

正版斗罗大陆手游

娱乐宝下载

斩魔问道gm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