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道富解析央行出手如何理解流行性余震如何演化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1:05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陈道富解析:央行出手如何理解 流行性余震如何演化

央行出手如何理解?“钱荒”余震如何演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陈道富独家解析  利率暴涨!股市暴跌!中国金融市场进入6月份以来正在经历惊魂一月。违约、股灾、危机,种种充斥耳目,所有人眼巴巴盯着“流动性之母”--央行。 25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公告:“为保持货币市场平稳运行,近日央行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一些自身流动性充足的银行也开始发挥稳定器作用向市场融出资金,货币市场利率已回稳。”央行的动作在利率市场有着直接的反映,25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本周以来隔夜利率已经从上周10%以上的超高水平回到了6%以下,21日最新的隔夜拆借利率再次下降18.3个基点,回落到5.55%水平,一周期的利率为7.2%回落44.3个基点。持续了近一个月的“钱荒”是否就此结束?“钱荒”引发的“余震”还将在未来如何影响我们?经济、股市、楼市,未来我们将面临何种复杂的局面?各种问题萦绕心头,就此,新华网联合财经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  陈道富:银行间利率正在逐步恢复常态  央行注入流动性与与利率回落两个想象是否意味着短期流动危机已经解除了呢?陈道富对记者表示:他也注意到有一些大的银行已经开始对外拆借资金了。这反映了市场预期的变化,短期的资金紧张到逐步的缓和,更加反映了人民银行所说的,整个总量的资金是充足的,是可以满足正常的流动性需求的。在逐步的恢复常态,当然现在资金的价格跟历史相比还是略高一些,但是逐步往常态上恢复。  陈道富:经济基本面不能支撑高度扩张的金融资产  6月份以来“钱荒”越演愈烈,央行却袖手旁观,更有金融人士惊呼“央妈”变“后妈”!央行坐视短期利率暴涨长达三周,强硬姿态背后暗含何种深意?陈道富分析:在过去的银行间市场的操作上,中央银行在维持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方面,其实是比较及时地来响应资金的紧张情况,但是近期银行利用银行间市场或者同业市场充足的流动性供应来进行过度的扩张,所以在李总理提出“盘活货币存量”的大背景下,中央银行开始允许银行间市场利率一定程度的上升。解释完场内利率暴涨的市场原因与政策背景之后,陈道富更从经济层面给出观察“钱荒”的新角度:“中国现在的经济基本面并不能支撑这种高度扩张的金融资产,中国现在实体经济能提供的收益、内在的增长动力,不足以支撑现有的金融资产对收益的要求”。寥寥几句,惊出记者一身冷汗。首先是数量问题,经济基本面已经趋冷,金融机构资产的扩张却在狂飙突进!如图2所示:国民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率在2010年一季度攀上11.9的高峰之后持续滑落,截止2012年一季度的7.7%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在8%一下,2012年第四季度的短暂复苏随着2013年的一季度的再度滑落宣告结束,经济仍在探底。  经济趋冷的同时,银行业总资产却在不成比例的高速扩张。图3是2007年底到2012年GDP总量(万亿)与银行业总资产(万亿)的复合图,数据清晰的显示:过去的五年时间银行业总资产增速的斜率远高于GDP。根据财经的统计:过去五年GDP总量由2007年底的26.58万亿增长到2012年底的51.93万亿,五年翻了1.95倍;但银行业总资产从2007年12月的52.59万亿扩张到2012年底的133.62万亿,五年扩张了2.54倍。大量货币资金流入低效经济部门或者在金融体系内空转。伴随着经济增长降速,金融机构的扩张速度势必回落,趋冷的经济已经不需要也吸纳不了这么多钱了,也就是陈道富博士所言:“中国现在的经济基本面并不能支撑这种高度扩张的金融资产”。  高收益遭遇现实困境不改变就是“庞氏骗局”?  数量上难以为继,价格问题更令人担忧。“钱荒”来袭之时,有企业人士感叹:“中国钱很多,却也很贵!”。一方面地方融资平台、某些国有企业凭借体制优势获得大量廉价资金,低效运转,积累风险;另一方面,一些急需资金的实体经济部门要想获得融资支持,不得不付出年息十几、几十甚至更高的成本。投资人和金融机构对收益率的胃口越来越大,但经济增速放缓苦苦转型的背景下,什么样的企业和项目能够支付出这么高的融资成本。如果实体经济的收益无法支付高企的融资利息,借贷行越来越多演化成为“借新还旧”、“两个盖子捂三个窟窿”的游戏,这不是典型的“庞氏骗局”嘛!在情况糟糕到无法收拾之前,必须出手,这也就理解了高层“采取有效措施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部署。为了排雷,现在必须挤压泡沫。 宽松时段已过下半年继续过“紧日子”? 银行间利率虽已从癫狂状态回落,但各期限利率仍然处于历史高位。再结合央行对流动性供应态度的转变,我们是否要为持续的资金紧张做好准备?下半年的货币环境将会如何?对此陈道富分析说:跟去年底以及上半年这种资金宽松状况相比,下半年的整体资金状况会保持在一定程度上的紧张,相对而言。特别是在李总理提出“盘活货币存量”的情况下,可能可以容忍更大的金融市场的波动,可能会允许个别的金融风险来打破市场对央行跟政府的不合理的预期。而且在这种市场预期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市场自身产生的对流动性的需求也会引发资金一定程度的紧张。所以去年底和今年年初那种宽松的状况,很难在今年下半年再重复出现了。  股市、楼市 “钱荒”余震你准备好了吗?  “钱荒”搅动着整个金融市场,利率高企的影响闪电般传导到敏感的各个市场,5月底到现在短短16个交易日上证综指跌去17%,股民惊呼“股灾”来了,虽有汇金入市,仍然难敌“钱荒”对资金和抽血和对投资人心理的冲击。如果真如刚才分析那样,整个流动性预期发生转变,下半年资金都得过紧日子的话,股市的苦日子是否还远没到头?对此陈道富认为:股票市场是直接受到流动性的影响,同时在盘活存量的过程中,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在推动改革过程中,在长期的改革效应出现之前,都会看到这种基本面的一些变化,也会看到容忍更多的金融风险波动,这些都会对股市的运行带来压力,但是这是股市长期健康发展之前必须面对的一个调整跟需要应对的风险。房地产历来是个敏感词,流动性由松变紧,能否促使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出现?陈道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房地产作为一个对资金高度敏感的行业,在这种资金相对紧张,特别是金融体系扩张的程度跟速度有所约束限制的情况下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金融“挤泡沫” 经济能否挺住?  关心“钱荒”态势发展,出了关心金融市场自身,其实更关心其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从去四季度,经济弱复苏的重要支撑因素一个是房地产投资,一个是基建投资,如果房地产投资因为流动性紧张受到压力,是不是意味着经济有加速下滑的风险?如果说“挤泡沫”小范围“引爆”释放风险,是促转型调结构必须承受的代价,那么如何让这个代价可控,不至于产生过大的负面冲击呢?陈道富认为:中国可能需要通过一个可控的、可承受的调整来真正实现经济结构调整,中国现在需要面对中长期和短期的问题,在短期内需要承受压力,只要是可控范围,守住底线,经过调整后可能能够会有好的增长,当然短期内下行的压力进一步加大,可能需要为经济的快速下行准备好各种的预案。只要这种预案能够跟激发起经济内生动力相结合起来,可以承受调整的力度就会更大。(新华网-财经联合报道)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