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汽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浔阳散韵

发布时间:2020-03-04 15:32:46 阅读: 来源:汽动泵厂家

姚星宇

壹:周瑜点将

那年激昂的鼓点,敲醒梦,敲开春水,敲醉整个江南。千年已远,仍无须倒带,这声音记着一座城市的掌故,留给茶余饭后的闲聊,至今回响在时光的留声机里。

岁月就是沙场,你经天纬地,运筹帷幄;你点将用兵,气吞江河。你手握猎猎旗幡,总渴望所向披靡。可历史终是轮番上演的多幕剧,烽火连连的剧情中,所有的刀光戟影,不过是一个个让人感慨的惊叹号;所有的胜负输赢,也只是一个个短暂即逝的休止符。

雄姿英发也好,羽扇纶巾也罢,终敌不过流年,负了汗青,输了丹青。

贰:小乔梳妆

梧桐树下的那轮明月,映着他的盔甲铁衣。白白惨惨的月色,正冰冰冷冷地打着你的窗台。

病树早枯,看落红凌乱,你用木梳整理云鬓,你用胭脂描绘娥眉,你弹一曲琵语,你绣一对鸳鸯。箜篌声声,铁马冰河入梦,你的枕上是他的千军万马、万里江山。

对月寄相思,重帘眉愁蹙。圆月早缺,灯花微跃,岁月已逝,红颜易老。鸿雁在云鱼在水,声声琵琶是你满腹的长相思,丝丝秋风捎不走音讯,到不了他十面埋伏的战场。江山如画,眉间朱砂,岁月总有一曲离歌,十八年前埋下的那坛女儿红,时时在等待他凯旋的步伐。

女,为悦己者容。他若,不爱江山爱美人;你便,不幕荣华幕才情。

叁:油纸伞情缘

你从戴望舒的雨巷里走来,撑一把油纸伞,沾一身湿漉漉的灵气,清清脆脆的碎步,一如所有江南辞章里的平平仄仄。

多雨的江南,伞是遍地盛开的花朵,摇摇曳曳在多梦的季节。男男女女在青石板上行走,伞下他白衣一袭,伞下她轻启朱唇,伞下他春心萌动,伞下她情窦初开。一顶油纸伞就是一方天地,在各自的世界徜徉,他们踟蹰而行,他们各怀心事;他们行色匆匆,他们擦肩而过,来往都是过客,去留只有微尘。

不是苏杭断桥的偶遇,并非西厢月下的邂逅,爱情只是蓄谋已久的重逢,前世的三生石上早就刻下彼此的名字,无须结着哀怨、独自彷徨,在红尘的最深处里,总有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

春风不来,三月桃花不开;他若不来,你就撑着纸伞,在岁月里徘徊。

肆:好汉挑夫

一根扁担,左挑日月,右挑星辰,挑起的是一个个如水的日子。

一个肩膀,左扛父母,右扛妻儿,扛起的是一户户沉甸的家庭。

如今,好汉坡上,鲜有坐轿的达官贵人,也少见负重的轿夫;浔阳江畔,堆积如山的集装箱替代了麻袋木箱,很难看到奔走忙碌的挑夫。可生活就是山,就是码头。有生活,就有挑夫,他是带月荷锄的农夫,是风餐露宿的快递员,是日夜兼程的驾驶员,是你,也是我,背生活重重的壳。

男儿立起是座山,咬咬牙就能扛起一片天。

伍:蓑衣湾风情

在地图上,早就不见蓑衣湾这个地名了,它只是九江人种下的一个梦。

水有多欢,九江的女人就有多欢。女人在湖水里浣衣,在湖水里嬉戏,在水里畅游,在水里做梦。她们的身材如水,婀娜多姿而不妖;她们的笑声似水,温柔甜蜜而不腻;她们的性格像水,水润万物而不争。她们是女人,水做的女人。

那年的湖水,波光潋滟;那年的湖面,虾跃鱼翔。年轻的阿妈划开如镜的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挥起的捣衣杵重重地敲在石板上,杵衣声声如密密的心思,诉与那远在异乡的郎君,期待久别重逢的温存与缠绵。

荷花风姿绰约,湖水依旧平静。如今,世界长大了,阿妈也老了,一个个掉落的牙齿如同一个个远去的故事,蓑衣湾风情不再,那湖边的人和事,逝如云烟。

陆:鄱湖候鸟

候鸟是一种没有长脚的动物,永远回不去故乡。冬天向暖,夏天向凉,我们的故乡在哪里?

背井离乡,洗脚上岸,在城市客栈停留片刻,根须还在阡陌乡间,我们只是一棵课进城的树。在水泥铸成的森林里,鸡不打鸣牛不哞,我们终是一群异乡人,一只只候鸟,一直在飞,一直在飞。

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都是一只候鸟,即便撞了南墙,也常常找不到北,总是迷失方向。温度不适,我们习惯了迁徙;水土不宜,我们总想着逃离。远离思想的家园,我们像是迷路的孩子,在纷纷扰扰的世俗里有家难回。

举一把方言铸成的钥匙,或许能洞开故园的某一扇门。

柒:爱莲说

莲,不爱说话,也不会说话。别人说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她只是笑笑,心如止水。

莲是个矜持的女子,一生都在坚守一个承诺。擎一把阔阔的伞,怕阳光雨水侵蚀红颜,等待一个心仪已久的郎。风来时,唱一支歌谣,顾盼之间不忘张望。

择水而居,粘一身江南的温柔,立在水做的镜里,显得孤独。还好,有清照的一叶扁舟,主人醉酒了,误入藕花深处。

选择素色的怒放,又不忘轻妆淡抹,涂上粉红的胭脂。一层又一层的花瓣,守着少女的心思,荷叶田田,藕断丝连,不似水仙自恋,却轻易地害上了相思。

捌:古镇浔阳

我已记不清你的样子,只能在一帧帧老照片里揣摩你的容颜。

我应该在你昌盛繁华时,和你相遇,戴一顶礼帽,扮几分风度。在那时的梧桐树下栖息片刻,在那时的街边巷道里悠闲溜达,我要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我要目睹一次次讨价还价,我还要在大中路瓷器行淘一批茶具,囤货居奇到如今。

我应该在你落寞萧条时,和你相遇,看你的满目疮痍,看你的寂静凋敝。我决不能袖手旁观,我要痛着你的痛,我要记下你水深火热的日子,我要念叨你民不聊生的过往,我还要蘸足墨水,写下你夜夜啼哭到天明的故事。

时间是个大容器,有多少岁月,就有多少沧桑。浔阳永在此地,我们只是过客。

玖:琵琶行

在遍地诗歌的盛唐,仅仅是一次邂逅,一个性情中的司马,一动情便湿了青纱。仅仅是一个无名的歌女,遮遮掩掩地奏一曲琵琶,一个城市记住了这章诗歌,抑或是一首诗成就了这座城。

唐朝的那艘船,至今还泊在六百余言的诗句里。荻花如醉,枫叶瑟瑟,那个拨弦的女子依然鲜活,活在盛唐的那个月夜,活在一座城市的记忆里。多少年过去了,江还是浔阳江,琵琶不再是当年的琵琶。陌生的路人,相逢在异乡的酒肆茶馆,把盏谈笑间,忘了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的枕边,至今响着那夜潮声。醒来的梦里,谁还在弹奏千年的琵琶。

泰安防静电工作服制作

滨州西服订制

淄博防静电工作服制做